VIP卷一 稳妥发展 最终章 大结局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财富之家六合彩专家 >
VIP卷一 稳妥发展 最终章 大结局
* 来源 :http://www.4949111.net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9-10-02 23:49

  真宝轩黄家,黄馨儿关掉电视走出房间。大厅里的唐问宇和黄韬略正一边品茶一边谈笑风生,似乎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。黄馨儿上前轻声问唐问宇道:“唐爷爷,唐风哥哥现在可怎么办呢?”

  唐问宇放下手中的茶杯微笑着说道:“每个人都会面临考验,这是小风人生的十字路口,赢则海阔天空,输则一败涂地,我们帮不了他。”

  黄韬略看着孙女儿,说道:“既然了一条路,就应该坦然面对路上的风雨,我相信他能渡过难关。”

  谁能想不到形势会如此迅速的被扭转,更令唐风想不到的是,自己在香港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掌控之中,对手早有预谋。这一次,非商业手段轻而易举的击溃了纯商业的苦心经营。

  “无耻!太无耻了!”中国石冷冷清清的大堂内,唐风手拿那张自己和青山俊树握手交谈、相见甚欢的照片气愤的说道:“我根本就没有跟这家伙碰过面。”

  “还有更坏的。”陈彦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他们在进行万人签名,准备明天到中国石门前抗议。”

  唐风摇着头说道:“这是早就策划好的,操作痕迹明显,以幕后推手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来看,明天真会有人来抗议的,只要给钱。会有人团结起来的。”

  “我没事,哈哈。”沉默了半晌的唐风突然失声笑了出来,他说道:“杨程明啊杨程明,你这家伙果然有一套啊。”

  “江源若是有这种手段,吴智勇就不会有今天,杨程明的汉唐宝业也没办法在北京站稳脚跟。”唐风再次笑着说道:“利用网络舆论,嗯,好手段,佩服,实在是佩服。”

  “想不到事到如今你还能如此轻松。”除了员工,空无一人的大厅进来了一位客人,三人一起望去,正是范紫韵,这位魅力四射的美女缓步来到唐风面前问他道:“唐风你想到办法了吗?”

  “其实嘛,也不是没有办法。”美女之后还是美女,而且一来就是俩,柳月和苏晴也来了,说话的是苏晴,苏晴接着说道:“你上次在机场截留元青花的事情可以解决青山俊树的问题,机场方面是有录像资料的。至于这张照片,经过技术部门的鉴定,过的。”

  随后的柳月对唐风说道:“那方‘讨罪安民之宝’玉玺现在就在故宫博物院啊。何来倒卖国家保护文物之说。”

  陈彦一拍脑袋恍然大悟的说道:“是啊,这些是可以解决的。”毕竟故宫博物院是文博权威,只要他们说自己收藏的那一方是真的,就没人会认为是假的。

  “已经晚啦。”苏晴捏起拳头敲了敲唐风的胸口,说道:“我们已经拿到手了,这件事情还是柳月想到的。”

  唐风望向柳月,后者避开了他的目光,苏晴对范紫韵说道:“范小姐收到消息了吗?”

  范紫韵反问苏晴说道:“不然我怎么会到这里?其实,我们台领导一直是向着唐风的,收视率神话嘛。”

  “好人好报。”苏晴点头说道:“上次唐风帮我们破获了大案子,公安部门还是记得他的。”

  柳月说道:“唐风你都不知道,这次有很多人站在你这一边,董民权和任望祖都在动用自己的影响力帮你,不过,他们好像并不想让包括你在内的别人知道。”

  苏晴笑着说道:“柳大小姐,这个应该不难理解吧?”在场诸人纷纷点头,这是人之常情,可以理解。^^**

  汉武雄风源于文景之治,因为战争的本质是动用一切资源。消耗的是综合国力,需要长时间休养生息的累积。同样的,唐风现在也在动用自己所有的资源,而这些资源都是他依靠平日里的点点滴滴汇聚而成的,杨程明没有低估唐风本人,也没有低估他身边的资源,但他低估了唐风对这些资源的掌控能力。不要在意平日里的付出,因为在你会在关键时刻得到付出的回报。

  很快,北京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,发布会证实了中国石老板、汉奸门主角唐风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的消息。同时,警方做出了一定会秉公执法的承诺,并将在第一时间公开调查结果,最后,警方呼吁社会各界,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保持冷静。

  第二天晚上,北方卫视在黄金时段进行了题为“‘汉奸门’真相”的专题报道,报道现场直播了警方的调查结果新闻发布会。新闻发布会公开了唐风配合警方在首都机场截留中国文物的视频;之后,警方拿出有力证据证明了那张唐风和青山俊树握手交谈、相见甚欢的照片是经过PS处理的照片;然后,故宫博物馆的专家组出现在新闻发布会现场,他们言之凿凿的表示,清代“讨罪安民之宝”玉玺仍在故宫博物馆中馆藏,而唐风拍卖的那方为后世仿品,只是一般文物,允许外流。最后,警方的发言人表示,唐风曾配合警方参与了整顿文物市场的工作,对北京的文物保护工作做出过贡献。当记者询问到唐风配合警方参与整顿文物市场的细节时,发言人表示,为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。细节不便透露。

  在直播完新闻发布会之后,唐风出现在北方卫视的节目录制现场,现场观众的热烈掌声预示了危机的解除。接下来的几天,网上的舆论风潮出现了颠覆性的变化,有人击节叫好,既然真正的“讨罪安民之宝”玉玺还在故宫博物馆中,那唐风卖给青山俊树的那一方自然而然就成了仿品,一件仿品卖出5800万港币的天价,应该是大赚,还有比骗日本人的钱更令愤青们振奋的事情吗?因此,他们提议购买宝石饰品首选中国石;有人深刻反思,认为网上舆论的误导让警方失去了重要线人,失去了隐蔽性的唐风今后将不可能再跟警方合作;当然,也有一小部分人认为唐风上面有人,这是政策性的保护。

  “嗯,太好了!”中国石的办公室里,陈彦放下手中的报纸说道:“这次危机不但没能击垮中国石,反而让中国石更加强大。”

  “唉。”唐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所谓的网络舆论已经完全失衡,掌握话语权的一方将占有压倒性优势。”

  林沐雨不无担心的说道:“最可怕的是,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居然还有人认为这是政策性的保护。”

  在汉唐宝业、龙宝公司和中国石在西单的竞争中,中国石无疑占据了绝对上风。就算受到“汉奸门”时间的影响,三足鼎立之后的第一个月,中国石的营业额还是出现了大幅增长。但由于中国石的规模实在太小,对汉唐宝业和龙宝公司无法形成根本性的打击,在此之后,三者进入常态竞争。在更久远的未来里,占有优势的中国石将不断蚕食汉唐宝业和龙宝公司的市场份额,在他们完成原始积累而经营策略又没有发生改变的情况下,未来的行业龙头无疑将属于他们。

  常态竞争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现在的唐风终于可以撇开实质经营忙自己的事情,他打算亲自远赴缅甸参与顶级的赌石竞争。但这一切要等到他稳定高仿真瓷、弄清楚自己的身世之谜之后。

  难怪曾子恒他们过河拆桥杨程明会恼羞成怒,甚至不惜杀人取命,为了河北廊坊的作伪制瓷工厂,唐风先后投入了多万,这还不包括曾子恒他们已经运到新的秘密制假窝点的部分设备。曾子恒他们当初不但脱离了杨程明,而且还运走了杨程明斥巨资购置的整套设备。在他们第一次受到杨程明的报复之前,他们就已经转移了部分设备到新的秘密制假窝点,但他们的转移尚未完成就遭受了连番打击。而此后,王天朔和黑大个并没有依约到新秘密制假窝点跟曾子恒碰头,在确定安全的前提下,这批设备被转运到了唐风的工厂。

  河北廊坊唐风的制瓷工厂里,唐风对曾子恒说道:“我要给你的这件东西仿制难度将非常高,不是前几件试验品能与之相比的,或许,这将是你迄今为止面临的最大挑战。”

  唐风将自己手中的铝合金箱子放到桌子上,然后他打开箱子小心翼翼的捧出来一个红木锦盒,打开锦盒盖子之后,唐风拉开上面的红绸布,里面是一个天球瓶,这就是真正的明永乐缠枝莲花海水龙纹天球瓶。

  “这,这是真品?”曾子恒摇着头道:“不可能,这只是传说中的极品青花,它完全超出了永乐时期的工艺水准,根本不被后世承认。”

  唐风说道:“其实我也不信,这件龙瓶是我在鉴定方面的盲点,因为它没有前因后果的传承,突然巅峰又突然消失,我只能把它当成一个特例。哎,这可是我费尽口舌才从我们家老爷子那里拿出来的,他再三嘱咐我要寸步不离。”

  唐风何尝不是这么想的,但他思前想后还是决定拍卖这件极品青花,只有这样才能彻彻底底的搞清楚家族的恩怨。事情的发展总是出人意料,从现在的情况看来,杨程明上次给唐风设下的那个套非但没有害他反而还帮了他,他帮唐风理清了青山俊树和青木家族的关系。林家和青木家的恩怨始于龙凤双瓶。如果真正的龙瓶出现在拍卖市场,跟龙凤双瓶有关的各方肯定都会有动作,其中的恩怨情仇就会水落石出。只是,他们做梦都想不到,唐风遇到了曾子恒,能做出跟真龙瓶相似度极高的赝品龙瓶。

  当一个人专注某件事情并为之不懈努力的时候,他的水平必然会高人一筹,曾子恒和黑大个浸yin高仿真瓷器多年,他们已经将传统制瓷工艺和现代科学技术结合在一起。接下来的一个月里,唐风和曾子恒开始了作伪攻关,曾氏作伪手法的大致步骤是这样的,先用精密仪器对龙瓶进行高精度扫描,再用高端电脑软件进行图案分析,最后利用最先进的彩色激光打印技术制胚。之后,整个作伪的过程从古代瓷器粉末的比配到天球瓶成型,从施釉到烧制方法等等各道工序都以科学检测数据为标准,如此,经过一个月的准备,四吨松柴运抵工厂,最后的柴烧工艺即将进行。

  曾子恒神情复杂的说道:“本来很有把握,但现在真一点把握都没有了,古人烧制一批瓷器,成品率百分之十不到,而我们只烧一件,这需要百分之一百的成品率,如果没有电脑温控技术,只怕我烧都不敢烧。关键在于你这件瓷器太过精致,我是怕烧出来的效果不好。”

  瓷器的烧制时间不是一般的长,足足24个小时,在开窑前,曾子恒对唐风说道:“唐先生,我有一个请求。”

  曾子恒并没有出尔反尔,他把自己的一整套技术都交给了唐风,这套作伪技术大多依赖科技手段,领悟并不困难,但唐风仍需要时间加以消化。他说道:“说吧,只要我能做到。”

  “我也不要求什么对半了。”曾子恒说道:“如果烧成,你能不能给我200万,我们就此两清。”

  “不。”曾子恒摇着头说道:“这是我欠你的,两清之后我心里会好受一点,不过你放心,我不会走的,不是我人品有多好,而是我根本没地方去。”

  虽然唐风已经面临资金困难,但还是爽快的答应了曾子恒的要求,但他没有注意到后者开窑时的神情,那种完成心愿如释重负的神情。

  幸运女神这次站到了唐风的身边,两件一模一样的明永乐缠枝莲花海水龙纹天球瓶摆在了他的面前。如果不是事先在真品上栓了一根红丝带,唐风根本就看不出来真假,而他在香港看到的那件赝品龙瓶根本没办法跟这件相提并论。但是,通过一系列科学数据的比对,赝品跟真品还是略有出入,不过,如果没有真品作参照,任何鉴定仪器都无法辨别这件龙瓶是赝品。

  两周后,上海佳士得宣布,他们将在一个月后拍卖明永乐缠枝莲花海水龙纹天球瓶,这个消息轰动了整个收藏界。佳士得方面以最开放的姿态面对着各方质疑,一批批权威专家赶赴上海鉴定,鉴定结果无一为假。与此同时,这件龙瓶也经受住了各色鉴定仪器的考验,它俨然就是真的。

  唐风在上海可谓春风得意,他清楚的知道掌握这项技术的意义,这将使他在未来的文物战争中处于绝对优势。但是,一个电话传来了令他措手不及的消息,杨程明遭遇车祸意外身亡,而这件事情跟他有关。

  唐风马不停蹄的从上海赶回北京,在首都机场接他的除了林沐雨之外还有苏晴和她的同事们,短短的一个多月,唐风第二次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。但这一次,警方的态度要严肃了很多,苏晴在盘问之前对唐风说道:“唐风,你可不要怪我,我本来可以回避这件事情的,不过我不想。”

  之后,苏晴的同事进来,苏晴一本正经的问唐风道:“在上个月月初,中国石的户头上少了200万,就在同一天,开车撞死杨程明的曾子恒户头上多了200万,而且据我们调查得知,事发前的一段时间,你跟曾子恒关系密切,你如何解释?”

  “啊?”唐风这才知道开车撞死杨程明的人是曾子恒,苏晴说道:“你知道他开的是什么车吗?是租用的推土机,在杨程明倒车的时候,原本正常行驶的推土机在曾子恒的操控下突然撞向杨程明的车,而且还不止撞了一下,这不是车祸而是谋杀!”

  唐风说道:“那200万是我给曾子恒的,但这只是纯生意的往来,并没有涉及到其他。”

  苏晴再问道:“但前一段时间你跟杨程明之间发生过矛盾,拿你200万的人又杀了杨程明,恕我直言,我们不得不怀疑你。”

  “唐风!”苏晴有些难过的说道:“这件事情若跟你有关,你这人就太恐怖了。”

  曾子恒在撞死杨程明之后很爽快的承认了谋杀的事实,并言明自己就是要让杨程明死,由于犯罪嫌疑人已经认罪,警方没办法继续拘押唐风,因此,48小时后,唐风被释放。在唐风的一再要求下,警方让他见到了曾子恒,看守所中的曾子恒脸上丝毫看不到杀人犯的绝望神情。

  曾子恒很坦然的说道:“你不明白的,我跟黑大个一起长大,从小都是他罩着我,现在,该我罩他一回了。”

  “但你却要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!”唐风说道:“就算你杀了他也于事无补的。”

  曾子恒说道:“但我怎么也要找个说法的,如果活着只是苟且偷生,还不如被那些人砍死。”

  听完曾子恒的话,唐风想起了另一个人的话――有些委屈如果要一辈子背在身上,那我宁愿犯法。任何事情,你要给我一个说法,你不给我一个说法,我就给你一个说法。当整个社会失去公正或是公正范围有限的时候,极端的人就会走上极端的道路。

  唐风怀着复杂的心情离开了看守所,他似乎明白了曾子恒,跟自己合作或许根本就不是他的本意,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复仇,如今他得偿所愿,算是一种解脱吧。

  “唉”唐风抬头仰望长天,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远处传来林沐雨的呼唤声,她喊道:“唐风,你没事吧?”

  唐风勉强的笑了笑,说道:“没事。”虽然杨程明意外身亡,但汉唐宝业依然存在,三方的竞争还会持续很长的时间。

  唐风很认真的说道:“沐雨,你再给我几天时间,等上海那边的事情处理好了我们就结婚。”

  “你还能跑到哪里去?”唐风刚想伸手去抱林沐雨,但马上就停止了手中的动作,他说道:“嗯,安全第一,我这就告诉老爷子这个好消息,希望老人家不要高兴坏了。”

  三周后,上海佳士得的拍卖会如期举行,拍卖会现场可谓是群星闪耀,包括齐墨则、任望祖、董民权在内的文博界重量级人物悉数到场。

  唐风环顾四周,终于在人群中看到了青山俊树,他果然来了,这时候,蓝琪来到唐风了身边。

  唐风伸手拉住蓝琪的手,将她的手拉向自己的脸颊,他轻声的问她道:“我可以叫你小姨吗?”

  这时候,青山俊树举起了手中的报价牌,此时的竞购价超过了一亿大关。唐风问蓝琪道:“那你也该知道他是谁?”

  “唉。”蓝琪叹着气说道:“其实他也是受害者,他的父亲和两个叔叔都死于那次火拼。”

  蓝琪说道:“当时,姐夫让姐姐送凤瓶到台北故宫博物院做研究,姐姐刚刚回家,香港那边就传来噩耗,姐夫隐瞒了事情的真相。”

  唐风明白了,他的父亲让他的母亲将凤瓶送到台湾后又将自己和龙瓶转交给爷爷,最后就发生了那件事情。

  “让青山俊树买走吧,如果他要的只是龙凤双瓶的话。”唐风说道:“当然,如果他的目标不止于此,我也会奉陪到底的。”上一代人的恩怨已经随着上一代人的离去而离去,就算杀了青山俊树也于事无补,唐风将选择权让给了青山俊树,但是,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将龙凤双瓶拱手相让,那是属于林家的。

  唐风望向董民权,他的团队和青山俊树之间的竞争已经进入白热化。唐风问蓝琪道:“你有董先生的电话吗?”

  蓝琪点了点头,唐风接过她的电话,说道:“喂,是董先生吗?我是唐风,真正的龙瓶在我手上,我想邀请你”

  出人意料的是,董民权在接了电话之后并没有放弃竞争,龙瓶的报价从5万人民币一路飙升到3亿人民币,最终,青山俊树以亿人民币的天价将唐风和曾子恒烧制的龙瓶收入囊中,新的拍卖纪录就此诞生。

  拍卖结束之后,蓝琪对唐风说道:“风儿你现在必须跟我走,我要带你去见一个人。”

  三天后,唐风和林沐雨一起到达台北,蓝琪带他们去到蓝家别墅的一个房间,在那里,唐风看到了一个女人,她正抱着一个布娃娃,口中喃喃自语的说道:“风儿不哭哦,妈妈抱抱”

  唐风缓步走到那个女人面前,此刻的她对周围的事物毫无知觉,只关注自己怀里的布娃娃,她就像慈母守护自己的孩子那般,微笑的唱着那一首老歌宝宝呀快快睡觉,小鸡母鸡窝里睡了,乌鸦喜鹊树上睡了,月亮星星云里睡了,小宝宝呀快快睡觉

  看到此情此景,唐风的眼泪夺眶而出,他一下子跪倒在她面前,口中大声呼唤道:“妈!”

  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六开彩娃娃开奖结果

今天开马结果| 藏宝图梅花跑狗挂牌| 花猪白小姐中特期期中| 铁算盘红牡丹心水论坛| 今晚生肖开奖结果直播现场| 全网最准的杀尾公式| 香港全年资料内部公开杀肖公式| 香港赛马会| 济民救世网香港马会开奖结果香港马会资| 奇门命理生肖排码表|